• 形象图4
  • 形象图2
  • 形象图1
  • 形象图3
科研管理
    走出困境的体育美学

    科研管理 加入时间:2007/5/16 9:44:18 来源:  访问量:
     

        摘要 中国的体育美学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兴起,因为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整体水平较低、体育理论的欠成熟而难以支撑其超前发展,于90年代陷入低潮;从研究群体自身的原因看,也存在着忽视美学原理的学习、与实际发展的脱节等不足。当前社会的进步给体育美学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平台,需要吸收人类文明的传统精髓的滋养,具备后现代意识,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体育审美需求来提高中国人的生活质量,走出停滞不前的困境。

        Abstract: The research on the Sport Aesthetics in China, arising in the eighties of 20th, is down in nineties for the contemporary low level of economics and culture and the immature of the Sport theories, which are the instable basis on supporting the super development of the Sport Aesthetics. The researchers ignore the study in the aesthetics principle and the relationship with the experience, which is other reason causing the research on the Sport Aesthetics low. The Sport Aesthetics needs the human traditional knowledge, basing on the present social progress, and the increasing leisure and recreation demands, with the Postmodern mind, to improve the Chinese life quality, which can take the research on the Sport Aesthetics out of the dilemma.

        中国对体育美学的研究起步较晚, 1980年在全国体育科学讨论会上,正式发表了第一篇论文,1987年起有专著出版。其后突飞猛进,举办了全国性的学术讨论会,发表了上百篇论文,还编写了几种教材、专著和讲义,在全国十几所条件较好的体育学院和师范院校体育系里开课,教育部也把体育美学列为体育专业本科生的正式选修课程。1992年中国的《体育美学》被韩国两家出版社翻译出版,并开始招收体育美学研究方向的研究生,这标志着中国的体育美学已具备了雏形。
        然而,在过去的10年中,中国的体育美学研究似乎陷入了困境:开设课程的学校逐步减少,其主要原因是能胜任这门课程的老师越来越少;再深究下去,发现体育美学真正的研究者如凤毛麟角,其结果是不仅很难看到像样的专著和教材,连发表在学术期刊上日见稀少的论文,虽然不能说都是低水平重复或辗转抄袭,但能超越80年代水平的实在也太少。
    阻碍我国体育美学发展的症结之一,是缺乏成熟的体育理念。
        从历史渊源看,现代中国体育缺乏主体的文化观念,我们现有的体育理念既不是东方文明、也不完全是西方文明的传承,不辨东西。我们现有的所谓体育“理论”或“基本理论”,其实主要是如何服务于政治或服务于经济的经验总结。这虽然很需要,也很重要,在动荡的社会环境中产生的极为鲜明的功利需求,有助于制订阶段性的方针政策,能够短期产生很大的作用,但仍然不能形成体育如何有助于人类长远发展的理念,体育的自身价值和本体目标仍然是模糊的,更谈不上审美价值和审美理想。姑且不论在一个世纪之前就斩断了的体育与东方文明的纽带,就是对于全面接受的西方体育,一旦涉及到观念层面的东西,我们就感到费解和难以接受,如奥林匹克思想、体育权利、人文精神、游戏宗旨、生命乐趣、运动家风度等,这是由于我们拒绝对西方体育人文内涵的普世价值产生认同。
       中国体育的本体观念基本上是空壳,是沙滩上的建筑,对东方和西方体育的文化观念都存在严重的缺失。这些“理论”甚至当然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认为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样最基本的原则在旧体育理论里也得不到真正的体现。作为需要个体直接感性体验的体育审美活动,缺乏了人文精神的支撑,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制约中国体育美学发展的关键,归根结底是缺乏文化观念的问题,是缺乏主体文化观念的问题——它既缺乏西方文明中人文观念的滋养,缺乏也东方文明中生态观念的传承,没有文化依托和继承的根基。而中国体育美学的生长恰恰需要这两种观念的支撑,需要来自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的传统精髓的滋养,才能够自行进步。
    阻碍我国体育美学发展的症结之二,是不注重美学原理的学习。
    美学在20世纪50年代被斥为资产阶级的伪科学而打入冷宫。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思想文化的开禁带来了对知识的渴求,中国掀起了学习美学的热潮。当时,任何与美学书出版都会一抢而空,美学成为非常时髦的显学。体育界也是在这是接触到美学的。后来,人们发现,美学与门外汉的想象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学习和研究都需要经过长期而艰苦的努力,能读懂黑格尔《美学》和康德《判断力批判》者屈指可数,所以抽象思维能力欠佳且耐不住寂寞的人纷纷知难而退,绝大多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者在深奥的美学原理面前高山仰止望而却步,导致了美学热的退潮。
        作为美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体育美学是从母学科里生长出来的,一定要以美学的基本原理和方法作为自己发育的营养。无视美学原理的学习,势必导致体育美学研究的盲目和呆滞。与其他学科所不同的是,体育界在研究体育美学时相当程度上表现出“无知者无畏”的态度,不怕低水平重复;更有甚者,千古文章一大抄,剪刀加糨糊已过时,上网粘贴更方便。翻翻近年来发表的论文,相当一部分绕开美学原理,把Aesthetics 和 beauty 划上等号,给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硬贴上“美”的标签,这个美那个美,却始终讲不出一点美学的道理,使美学成为泛化的伪美学。
        阻碍我国体育美学发展的症结之三,是与实际发展的脱节。
       近年来,发达国家的美学家注意到与体育美学有关的研究,而且发表了很有深度的论著。如曾对分析美学有相当造诣的美国美学家理查德.舒斯特曼提出了实用主义的美学,特别呼吁建立一门称为“身体美学”的新学科。在当代西方思想倾向于关注自然、身体和社会制度等物质层面的东西的潮流下,舒斯特曼对身体因素在美学和美好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加以强调,并表现出对太极、瑜珈、禅等东方文化和思想的强烈兴趣和积极推崇,在日、韩等东方国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作者通过整合身体与精神的训练,提出一个实用主义地统一身体与精神的美学学科。将这个学科称之为身体美学(somaesthetics),其结论性论证将唤起对某种“培养身体的愉快和训练”的领域的要求,以便推进“更加肉身化的审美”。他对美学学科创始者鲍姆嘉通等人提出了置疑和批评,倡导以身体为中心的美学研究,对体育美学的建立是有力的理论支持。他认为,“这种扩大的美学对今天身体在审美知觉和经验中所扮演的至关重要的角色将给予更加系统的关注,包括对保持在学院美学理论的边缘的身体疗法、运动、武术、美容化妆等等的审美维度的关注。但是,要结合身体美学的实践维度,美学的领域也必须向旨在身体审美改善和特殊身体实践的实际的、躬行的训练,扩展它的学科关注的观念。将这些身体功课包含在内,将使美学在标准的大学课堂中更难教授或实践,但是,当它开始使我们更多肉身化自我参与其中时,它一定会使这个领域变得更令人激动和更有吸引力。”
        美学对体育的关注,紧扣时代的脉搏,解决实际的问题。20世纪下半叶以来,运动竞赛带来的经济效益得到广泛注意,工程美学、技术美学在场地设计、广告布置等方面悄然渗入。美国的NBA、拳击比赛以及1984年杉矶奥运会在获得盈利方面的辉煌成就,起到了巨大的示范作用。竞赛与观众的关系,用接受美学理论来研究,对于促进体育经济、发展体育产业、开拓体育市场,起到良好作用。令人遗憾的是,我们依然龟缩于陈旧的象牙之塔,一知半解地侈谈“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之类的理论。理论联系实际,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最难的一件事;而体育美学的研究,却非要做这样的事不可。
        人类在漫长的社会实践中创造出体育,并使体育这种社会现象的审美价值与日俱增。社会转型影响到体育,涉及的美学问题更多。体育美学帮助我们认识体育中的美,积极指导与体育有关的审美活动,促进身体运动技术趋向优美化和规范化,使人的身心日臻完善,培养和造就全面发展的一代新人。体育美学必需创新,对中国体育的做出审美意义上的价值判断。
    当前中国体育的注意力,几乎全神贯注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体育就像坐在社会驱动的轮椅上,只睁着关注奥运金牌的一只眼,而且还缺了会自己走路的两条腿。中国体育悬空的理念,不仅需要来自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传统精髓的滋养,找回缺失的两条腿,还需要睁开另一只眼,盯着2008年奥运会以后。
        具有“后奥运”的眼光,首先要具备后现代的体育意识。
        目前我们用来解释和说明体育的理论,除了流行的政治观点,基本是借鉴西方工业社会前期在诞生的陈旧内容,适用于刚开始实现工业化或正在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对于中国而言,事实上正在同时进入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也就是正在进行现代化和后现代化叠加的跨越。我们在补充来自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传统体育思想精髓之后,目前迫切需要研究“后现代”体育理论,来面对超工业化的知识经济时代,来应对已经悄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休闲时代。
       20世纪70年代以后,发达工业国家开始进入后工业社会,即所谓“后现代化”,中国体育界浑然不觉。西方体育传入中国时,我们是抱着一个“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心态,只学习其“技”,观念意识方面抛开不顾;改革开放以后,在高水平竞技的运动成绩方面,局部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在获得金牌的数量方面,可以说已经超越了绝大部分中等发达国家,达到了“后现代”水平。不过,我们还没有具备后现代的体育意识,及时地把群体的荣誉,同步转化为个体的审美感受,以促进更多的人亲身参与体育活动,养成经常锻炼的习惯。
        在一个正在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也需要后现代的体育意识。中国的东西部地区、沿海和内地、城市和乡村,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它并不像一些发达工业国家那样全面实现了现代化之后再走向后现代社会,而是一方面要进入工业社会,另一方面也要进入信息社会,二者叠加并举,跨越式发展。所以,体育的意识,既需要现代的,也需要后现代的。
        中国社会的发展,人民已经在整体上脱离温饱,朝着小康迈进,从单纯关心生产到关心人民生活,符合后现代的审美意识。体育要积极主动地亲民利民便民,成为满足观赏需求的特殊载体,以精彩的竞赛表演来带动大众体育,焕发它的生态、绿色、人文的特性,倡导人类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理想追求,促进中国人生活质量的提高。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体育美学发展的具体要求。
    后现代使体育进入了一个从工具到玩具的转变过程。体育面向休闲娱乐时代的社会功能的转变,必然导致管理目标的结构性调整,这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事。体育要回归它的休闲娱乐本性,寻找审美的精神家园。
        体育和美学都是西方舶来品,在发展的过程中只能彻底开放,在观念上补充人文精神、续上中华文明的根,并且用后现代意识眺望未来。特别是中国体育超前发展的部分,更应该树立后现代意识,顺应世界潮流,真正地为人服务,推进体育的休闲娱乐化,实现可持续发展。
        面向未来,全世界的人们都希望过上美好的生活。突出休闲娱乐性质,把体育活动融入到每个人的生活中去,实现体育文化属性的回归,为人类带来的和平、友爱、善良、理解、互助和关怀,体现后现代的体育美学价值。
        发展体育运动,促进身心健康,以满足体育审美需求来提高生活质量,成为中国体育美学走出困境的明确途径。

    参考文献
    1.颜廷锐 等:《小康中国》,中国发展出版社,2003年。
    2.刘叔成 等:《美学基本原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4年。
    3.[美]理查德·舒斯特曼 著,彭锋 译:《实用主义美学》,商务印书馆,2002年。
    4.[美]道格拉斯·凯尔纳 等著,张志斌 译:《后现代理论——批判性的质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年。
    5. H.T.A. Whiting & D.W. Materson: Readings in the Aesthetics of Sport, Lepus Books, don,1974.
    6. Benjamin Lower: The Beauty of Sport: a cross-disciplinary inquiry, Prentice-Hall, Inc., Englewood Cliffs, New Jersey,1977.


     

© 版权所有 肇东师范学校 地址:黑龙江省肇东市正阳区利民北路58号 邮编:151100 黑ICP备11003609号 电话/传真:0455-7797450 技术支持:信息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