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形象图4
  • 形象图2
  • 形象图1
  • 形象图3
科研管理
    大气磅礴 气壮山河——管弦乐序曲《红旗颂》欣赏

    科研管理 加入时间:2009/10/20 8:45:42 来源:  访问量: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歌,这是一个国家伟大的名片。但是,用纯音乐全方位地塑造民族精神,不完全是一首国歌所能胜任的。在古典音乐领域,有很多单乐章乐曲,用奇瑰的音画阐释了一段历史,以鲜明的形象唱响了一个民族,并因该乐曲与一个国家紧紧相伴,使之成为名曲,而流传、而永生。比如西贝柳斯的《芬兰颂》、肖斯塔科维奇的《节日序曲》、斯美塔那的《伏尔塔瓦河》。在我国,能与这些世界名曲比肩的,不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梁祝》、《黄河》,而应该是管弦乐序曲《红旗颂》。

     当今中国,在隆重、盛大的庆典仪式上,运用次数最多的乐曲是《红旗颂》;在荧屏、广播的所有激励、鼓舞型节目中,使用最频的音乐也是《红旗颂》;在交响音乐会的舞台上,与小提琴协奏曲《梁祝》、钢琴协奏曲《黄河》一样,最经常演奏的中国曲目依然是《红旗颂》!

     多少年来,《红旗颂》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走过共和国的风风雨雨、春夏秋冬。四十多年来,这首曲目一直长演不衰,响彻大江南北。它恢宏大气,轩昂激越,自始至终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的豪情。每当听到那带有国歌元素的宏伟号角,听到那宽广明亮、清澈绚丽的主题旋律,人们总禁不住心潮澎湃、情绪激荡,从而被引入沉思与遐想之中……在祖国成立58周年的喜庆日子里,让我们再次细细品味这部带有浓烈时代背景的经典之作。

     单乐章管弦乐合奏曲《红旗颂》是著名作曲家吕其明在1965年春创作的,作者只用了一个星期就创作完成,同年5月作为第六届「上海之春」音乐节的开幕曲,由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电影乐团、上海管弦乐团联合首演,著名指挥家陈传熙指挥,一举获得成功。从此不胫而走,历演不衰,响彻世界。随着时间的流逝,《红旗颂》受到了历史的检验。这部二十世纪的传世之作史诗般地再现了中国革命的历史画卷,成为建国后创作的革命交响诗篇中的重要作品。

     这部大型序曲作品采用了单主题贯穿发展的三部曲结构。作曲家在乐曲中合理运用《国歌》、《东方红》及《国际歌》等的音乐素材,巧妙地配合创作了「歌颂红旗」主题,旋律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悠扬婉转,充分表达了人民对祖国的无限热爱和无比忠诚。

     乐曲开始是引子,嘹亮的小号奏出以国歌为素材的号角音调,铿锵有力,经圆号反复,由弦乐器在C大调上奏出歌颂红旗的优美主题,气息绵长、大气磅礴。在钢琴清脆的和弦及木管闪动的音型伴和下,显得格外明澈绚丽。使人的情绪一下子就进入了一种亢奋状态,热血为之沸腾,心境为之激动。人们被音乐带到幸福激荡的回想之中: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雄伟庄严的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

     连接部,双簧管奏出深情如歌的旋律,主题提高大二度在D大调上又一次奏出,宛如春风拂面。描写经过斗争洗礼的人们仰望红旗,追忆万千,心潮起伏,表达了人民对红旗的无比热爱。乐曲逐步发展,主题变体转向G大调,以乐器交替的二声部模仿的形式引向了展开性的中间部分,连续的三连音音型,调性移动,节奏富于动力,由游移到坚定,由怯懦到高昂,将乐曲抬上一个小的高潮。中间部分的颂歌主题变成铿锵有力的进行曲,人群如潮,红旗似海,这是中国人民在红旗指引下英勇战斗、昂然奋进的雄壮步伐和自强不息、战斗不止的豪迈气概。此时的双簧管象是一位刚从战争的磨难中被解救出来的百姓,在深情地歌唱他对红旗至深的情与爱。每每听至此处,恐怕少有平静如水、气定神闲者。人们仿佛看到了中华大地,红旗漫卷,艳阳高照,泰山巍峨,黄河奔流,一种扬眉吐气的民族自豪感不禁油然而生。

     再现部又回到C大调,木管叠在弦乐声部之上合奏主题,在《东方红》的曲调中音乐达到高潮:气势磅礴的乐曲表现亿万人民在这历史性时刻,尽情歌颂伟大的祖国,歌颂伟大的党。尾声处号角又起,雄伟嘹亮,乐队中掺入了《国际歌》的音调,气吞山河,形成强劲有力的最高潮:让我们高举红旗,奔向美好的明天。

     《红旗颂》是一部震撼心灵、大气磅礴的史诗性音乐作品,是一部当之无愧的红色经典。每次聆听都会心潮激荡,热泪盈眶。无论是高亢激昂、令人荡气回肠的乐章,还是舒缓柔美、如歌如诉的旋律,都令人不能自己,感怀万千,自信飞扬……诚然,这首乐曲从构思到写作,都有着强烈的时代痕迹。但是,音乐和绘画、文学、雕塑、戏剧等可视性艺术不同,音乐的受众,是通过听觉形成不可完全真实描述的一种内心特殊感受。这个「第三次创作」的过程,因听众的社会经历、认知层面、志趣取向、知识积累、音乐素养等区别,有极大的差异。《红旗颂》最大的艺术感染力在于:随着乐曲的进行,听众不再是单纯的欣赏者,而会不由自主地形成共鸣,加入到那红旗指引的前进队伍中,大浪淘沙,催人奋进,气势磅礴,一往无前……

    作曲家简介「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这首传唱了半个多世纪的电影《铁道游击队》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的作者就是吕其明。

     吕其明,著名作曲家,1930年5月出生,安徽无为人。现任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市音协副主席,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音乐学会副会长。

     他从小酷爱音乐,十岁随父去淮南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先后在二师抗敌剧团、七师文工团、华东军区文工团任团员。其父吕惠生是一位革命烈士,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为国捐躯。吕其明1949年起任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奏员,1951年调入北京电影制片厂,1955年回上海电影制片厂任作曲。1964年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指挥系。历任上影乐团团长、上海电影总公司音乐创作室主任。是中国音协第四、五届理事。

     他的电影音乐善于通过富于概括性的音乐主题来塑造人物形象,他的交响音乐则具有通俗易懂的特点。曾为《铁道游击队》、《家》、《红日》、《白求恩大夫》、《庐山恋》、《南昌起义》、《雷雨》、《非常大总统》等60多部电影,《秦王李世民》、《向警予》、《秋海棠》、《阮玲玉》等200多部(集)电视连续剧作曲。其中《庐山恋》的插曲《啊,故乡》和歌曲《你应当留下什么》曾获全国优秀歌曲奖。在影片《城南旧事》的创作中,以别具一格的乐思,富有时代感的旋律,使影片音乐和画面在风格上和谐一致,于1983年获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其它音乐作品有交响乐《郑成功》(与他人合作)、交响诗《铁道游击队》、随想曲《霓虹灯下的哨兵》、序曲《红旗颂》、交响叙事诗《白求恩》等十余部大中型交响乐作品,是中国乐坛的风云人物。

     创作背景1965年2月,在上海音乐家协会的一次党组会上,贺绿汀、丁善德、黄贻钧等就对上报的「上海之春」音乐会初选节目进行了仔细的研究,一致认为歌颂祖国、歌颂人民、歌颂中国共产党的现代题材作品还应加强。因此,决定由青年作曲家吕其明赶写一首,指挥家黄贻钧建议曲名定为《红旗颂》。欣然接受这一艰巨创作任务的吕其明,在进入作品的酝酿构思时,就陷入了对往事激动的回忆之中。红旗是革命的象征,在南湖小船的油灯光中,在井冈山的绿竹丛中,在遵义城的堞墙,革命圣地延安,淮海战役的阵地前,凡有革命者战斗过的岗位,都有红旗飘扬。红旗又是千千万万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吕其明的父亲吕惠生原是抗日战争时期一位高级干部,1945年9月不幸被捕,在狱中大义凛然,坚贞不屈,英勇就义。吕其明是在红旗下长大的。1940年,他刚满10岁时,是父亲带着他和姐姐参加了新四军文工团。他在战争的艰苦环境中经受着锻炼与考验。1949年5月,他随部队进入上海。从此,每逢国庆礼炮轰鸣,国歌嘹亮,人群如潮,红旗似海,他都会激动得热泪盈眶。生活是创作的源泉。长期战斗生活的往事以及在红旗下成长的历程,像电影一样,一一在眼前闪过。他热血沸腾,心潮激荡,夜不能寐,乐思源源而来。他决定写一部以开国大典为背景,气势磅礴,优美雄浑,为人民群众所喜爱的管弦乐作品。经过一个星期的日夜拼搏,激动的泪水伴着他写完了《红旗颂》。当年5月,《红旗颂》在第六届「上海之春」开幕式上首演获得成功。

     《红旗颂》从诞生起,距今已有42年,时间已检验了这一作品的价值。最为可贵的是,这是作者真情实感的由衷抒发和流露。

     

     

     

     


     

© 版权所有 肇东师范学校 地址:黑龙江省肇东市正阳区利民北路58号 邮编:151100 黑ICP备11003609号 电话/传真:0455-7797450 技术支持:信息技术中心